十强特别报道|理科学霸盛云翰:希望之星见证我的成长2018-11-09 11:40:23

我一共参加了三次希望之星。

第一次参加希望之星是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。虽然当年并不知道什么是萌,而且我相当拥护“卖萌可耻”,但是对比现在的小学选手,我很怀疑,我八成是凭借着“卖萌”才能站到全国前20的舞台。

那时候比赛对我而言,远远比不得旅游对我的吸引力。能借着比赛去北京动物园和科技馆出游,倒是我非常翘首盼望的一件事。我一直是个晚熟的孩子,家里也没有给过任何压力,甚至奖项对我,也没有太多的吸引力,我只要开开心心的上去表达自己就好了。以至于意外的杀到前20才发现,第四环节在家里我们完全没有准备。

无论是奖项的推动,还是准备大赛的一路历程,无路如何,我收获的不仅仅是英语能力本身。也许是站在舞台上的体验,也许是优秀小伙伴的互动,更有可能是全家一起总动员的亲密关系……总之自那次大赛后,我正式开始了相对坚持的英语学习。

第二次参加希望之星,是我初中二年级。这一次我以第三名的成绩,冲进了全国前十。

这次比赛,同样是出于家长的推动。那时候,我刚开始由一个调皮捣蛋的皮孩子,转变为以高分和成绩排名为中心的伪学霸。当家长建议我去参赛时,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。那时候在我看来,任何闹哄哄的赛事都是花哨,任何舞台上的表演都是“奇巧淫技”,都不学术,是“真正的学霸”所不齿的。浪费这样几天时间去参赛,还不如多刷点物理数学来的实在。

可当我在家长和学校老师们的“巧妙策划”,经历了比赛的历程后,我才发现我原来对“真正的学霸”的认知边界是多么的幼稚。

现在回想,和小学第一次参赛一样,英语能力之外的收获似乎更大。我看到了除去物理化之外的优秀,也看到了收放自如的同龄人,我接触到了完全不同的认知,更体会到了更优秀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模式。尤其难得的是,收获到了真挚的友谊。

记得在前十精英赛中,要提前24小时抽题准备,作为一个最不擅长表演的直男,很不幸,我抽到的主题恰恰就是“表演艺术”。我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压力。彷徨、惶恐、纠结、逃避……这些情感如同将我放在无影灯下炙烤。从发现压力,到无措的面对压力,再到无奈之下被迫出局,鬼知道这24小时里我经历了些什么。而当一切结束后,我意外的发现,再次面对学习和生活中的压力时,我总是能找到出路,轻松面对。我的学习意愿更强烈,学习效率更高效,我开始学会欣赏“高分学霸”之外的素养,也开始审视我的艺术素养。

第三次参加希望之星,就是这一次了。连我自己都感觉很意外的是:我居然第一次完全不紧张,甚至我的准备也是在赴赛的路途中才逐见眉目。

这次的赛事,完全由我独立应对。我完全尊重了自己的喜好,坚定的选择了最不讨巧的理科主线。也许恰恰就是我这份纯粹的爱,让我顺利的通关到最后,拿到了芝加哥大学的邀请函。

收获是英语能力本身么?显然不是。依旧见到了那些睿智的同龄人,我们一起讨论着“如何面对同龄人之间也有的GAP”,一起在手机上闯关背单词,一起在中传的操场上踢球跑步,一起争辩“讨好型人格”的必要性,也一起讨论个人的未来和国家的出路……毫无意外的,我们在拓展自己的认知边界的同时,更享受一种奇妙的激情,一种即将承担泱泱大国重任的喜悦与自豪。

在和范德堡招生官的交流中,虽然他摁灭了我的灯,但是这句“真理永远站在对老师的尊重之上”这句话,让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……

我很感谢我的父母和师长,让我分别在基础教育的三个阶段,参加希望之星。希望之星见证了我的英语成长,更见证了我的心灵成长。